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郡主,药不能停完结+番外大结局

郡主,药不能停完结+番外大结局

千左 着

完本免费 爽文

??[GL百合] 《郡主,药不能停!》作者:千左【完结+番外】??文案:坊间闲话,都说云染郡主容貌倾城才情斐然,只可惜娘胎里带着病,御医断言命不过十八!??太医官话:什么!郡主又吐血了?快拜祖师爷!??江湖小话:皇帝万两黄金悬赏名医,也不知药谷今年派谁出来挡刀,什么少主自愿前往?!救得过来吗?那郡主今年可就十八了!??药谷私话:快拉住少主,那郡主毒素深入血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14

在线阅读

  [GL百合] 《郡主,药不能停!》作者:千左【完结+番外】

  文案:坊间闲话,都说云染郡主容貌倾城才情斐然,只可惜娘胎里带着病,御医断言命不过十八!

  太医官话:什么!郡主又吐血了?快拜祖师爷!

  江湖小话:皇帝万两黄金悬赏名医,也不知药谷今年派谁出来挡刀,什么少主自愿前往?!救得过来吗?那郡主今年可就十八了!

  药谷私话:快拉住少主,那郡主毒素深入血脉,阎王要她今年死,实在抢不过!

  顾尘讲话:我要留的人,便是阎王也不敢收!

  可谁知这病秧子郡主竟然是个不安分的主!

  顾尘:郡主,一统江湖我来就好,你先把药喝了行吗?

  云染擦掉嘴角的血迹:无碍,本座能行!

  作者有话说:1、本文架空。

  2、大众异性恋且同性合法可婚。

  3、女主主角光环,怎样都不会死。

  4、剧情为爱情服务。

  5、后期会有崽。

  6、可能有点慢热,但绝不会烂尾。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染,顾尘 ┃ 配角:若干 ┃ 其它:

  第1章

  三月,京都,倒春寒,霜雪未消。

  “今年冬天可真是长呀,眼瞅着院里的桃花要开,春寒一倒,又全都蔫了。”

  “可不是嘛,春苗苗又冻坏了不少。”

  “唉,都说老百姓苦寒苦寒,矜贵人家也不好过呀,听说了没?东大街府里那位。”说话那人压低了声音,用手往东指了指:“春寒一倒,熬不熬的过去全看阎王大老爷的心情。”

  “嘘!”掌柜的赶紧过来添酒:“这话可不敢乱说,喝酒喝酒。”

  “可惜了。”有人叹息:“前两年那位到皇庙进香,小老儿马路牙子上隔着纱帘远远的瞧了一眼,真真绝色,可惜呀可惜,命不好,阎王殿里缺美人,谁也拦不住!”

  角落里一身灰白长衫胡乱绑着道士髻身形消瘦的年轻人晃了晃自己的酒壶,脸色有些不耐,有些苍白,年轻人哈了口气,搓了搓自己的双手,倒空了酒壶里最后一滴酒,然后一口干了,颇有些丧气的豪爽。

  看衣着应该是外地来的赶路人,还不大适应京都三月倒春寒的天气,单薄的衣衫抵挡不住寒气,只能靠着烈酒舒缓一二,年轻人从进店到这会儿已经喝了三大壶酒,竟丝毫未见醉意,引得掌柜的忍不住频频来望。

  那酒可是店里的招牌,喝了三大壶面色未改的多半、多半是江湖人,皇城根底下,掌柜的倒是不怕江湖人,只是多少也不敢惹,由着那人在正上客的时候自己独霸一整张桌子,有客人想拼桌的,都被掌柜客气的引往了别处,不过这位似乎是对东大街那位特别的感兴趣?

  这江湖人什么时候对皇家的事儿也感兴趣了?还是单听个热闹?

  “掌柜的,葫芦装满,算账。”年轻人摘下腰间的酒葫芦将酒钱一并放在了桌上,站起来身形越发显得单薄,五官看起来倒也周正俊俏,只是这一身打扮实在是有些寒酸,连容颜也减了三分颜色。

  果然人呀,还是要靠衣装。

  “好嘞,给爷装满!”掌柜的利落答应着,收了银子给酒葫芦打满酒。

  “劳烦问一句。”年轻人接过酒葫芦重新挂在腰间,又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在了柜台上:“东大街怎么走?”

  “您出门左拐,往东一直走就是了。”掌柜的心里“咯噔”一声,江湖人主动打听皇家,这又是哪出?可别出乱子才好。

  年轻人微一颔首:“谢您,酒挺正宗,烈。”说完转身出门往东去了。

  掌柜的赶忙撵到门口,之看见灰白的袍子一转,已经没了人影,掌柜的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忽然一拍脑门,低声念叨了一句:“老糊涂!老眼昏花!什么爷呀,那分明是个女子!”

  酒葫芦晃悠在腰间,顾尘几次想伸手去摸摸,最后还是规规矩矩的贴着腰放好了没再动,她自问自己是个有分寸的大夫,醉酒行医是行内大忌,要是让祖师爷知道了,那得剁掉她的爪子。可是,这京都实在是太冷了,顾尘一路从南往北走,全靠腰间的酒葫芦和那位据说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垂死挣扎的病号在撑着,不然,她早就掉头回她四季如春的药谷晒晒草药写写方子,继续混她清闲的少主日子。

  药方好写,奈何一病难求!

  顾尘迈着脚步,一路走到了东大街的尽头处,远远的就瞧见两座大狮子门口还站着两排黑色锦鲤服的侍卫,朱红的大门上面还挂着匾额,不用看顾尘也知道那匾是当今陛下亲手所书,这府里的主人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开门建府的郡主。

  一个郡主,一个非皇帝所出的异姓郡主,却独得陛下恩宠获此殊荣,连皇宫里的皇脉所出的公主都比不上,顾尘驻足咂舌,怪道红颜薄命,命好成这样,她能不薄吗?

  “站住,什么人胆敢擅闯郡主府!”锦鲤服大刀一拔,端的是威武霸气:“快走远些!”

  顾尘脚尖落下,手又按在了酒葫芦上,她是真觉得京都冷,尤其是这郡主府才走到门口就觉得有三分冷气顺着门缝开始往外渗,一看就不是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在这儿养病,能养出好来,那才叫奇怪!

  “面色不泽唇甲色淡,舌红苔厚腻且焦黄起芒刺,少津。”顾尘视线下移:“腹中胀满,小腿肿胀。这位官爷,忌焦忌躁多喝菊花,可解便秘不通。”酒葫芦在腰间晃了晃,顾尘伸手:“诊金三两。”

  “放肆!郡主府前岂容你大放厥词!”锦鲤服横眉怒目抽出大刀指向了顾尘:“江湖游医,快些离去,扰了郡主清净当心押你吃牢饭。”

  腰间酒葫芦轻晃,顾尘脚尖转瞬几下,人已经到了锦鲤服的身后,抬头望了望高门上的匾,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抬步打算往里走,锦鲤服这时才反应过来面前的江湖游医不简单:“擅闯郡主府,拿下!”

  刀剑破鞘而出的声音,着实让顾尘有些怀念,可惜这儿不是她的药谷,出门前阿爹叮嘱过,让她识些分寸,万不可丢了药谷的脸面,顾尘是答应了的,为了这个她自己争取来的病人,阿爹的要求,她都答应了。脚下步子未动,身子往右微微一侧,左手举重若轻地捏住了破空而来的大刀,右手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笺放在了大刀之上。

  信笺一出,竟带着似有若无的草药香气,在空气中缓缓弥漫,锦鲤服只觉得浑身酸软像是没了力气一般,拿在手里的大刀顷刻间似有千斤重,“当”的一声,大刀掉在了地上。

  “药王笺?!阁下是?药谷中人?”

  “药谷顾尘拜访,劳烦通传一二。”顾尘越过锦鲤服,推开了郡主府的大门。

  顾尘自幼生活在四季如春的药谷,再加上她极高的天赋能力导致她对温度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力,她知道什么温度下什么草药长得最好,知道什么温度下煎出来的药效最强,自然也知道什么温度是最适宜人们修养生息。

  望着奇石脚下已经开得正好的迎春花,顾尘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想看看那花是真花还是假花,弯下腰嗅了嗅确实也有花的香味,是真花无疑了。不怪顾尘怀疑,实在是这郡主府跟她以为的简直太不一样了。倒春寒的三月,霜雪未消,东大街上还随处可见裹着棉袄的路人,甚至站在郡主府门口的时候,顾尘都能感觉到门缝里渗出来的丝丝凉气,可偏偏进了这内府,一切都不一样了。

  前面领路的侍女一身鹅黄色的薄纱单裙,见顾尘停下脚步,忙回首浅笑,同样驻足等着顾尘。

  “姐姐莫怪,顾尘初来乍到,少见多怪。”顾尘起身,抖掉了灰白袍子上沾上的迎春花:“姐姐带路。”

  “少主客气,唤我青鸾便好。”侍女放慢了脚步,略错顾尘一个身位:“我家郡主身子不大好,所以,府内略做了改动,少主所见的墙壁奇石之内皆装有特殊的取暖火道,我们脚下走的青石板内也另置了地龙,入了冬便一直这么烧着,所以比外面暖和许多,骗得那花以为春天到了。”

  “倒是,好大的手笔。”顾尘嘴角带出一抹浅浅的笑,细看之下,变会看出眼里眉梢中那抹不经意的冷淡。

  “陛下恩宠,郡主福薄。”青鸾似乎是听出了顾尘语气里拿一丝丝的嘲讽,却并不在意,领着顾尘拐了个弯继续说道:“这是郡主内院,少主这边请。”

  顾尘视线在这侍女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随即不知为何的摇了摇头。既然是陛下恩宠,为何一个侍女能用如此、如此不屑的语气讲出?明明是主子身边的贴身侍女,又为何能说出“福薄”这般凉薄的话语?而且是对着自己,一个刚刚进了这郡主府的外人说出这番话?一个身在皇家谨言慎行教导出来的大丫鬟,说出这句话究竟是什么目的?

  看着那鹅黄色的身影,顾尘不由得对她的主子更加好奇了。

  前面的青鸾推开房门,不等顾尘进来,自己先撩起厚重的帷幔往里去了,顾尘猜着那位病入膏肓的郡主应该就躺在里面。病人就在幔帐之后,顾尘也不着急随意的扫了一眼,这应该是那位郡主的闺房,房间里的视线有些昏暗,有些冷清,书桌上的墨早就干了,不知道是丫鬟懒散还是主子不愿让人收拾,连带着价值千金的紫毫笔一并干在了砚台里,桌上摆着一副尚未画完的梅花图,顾尘伸手顺着梅花树的枝干往上摸了摸,这画儿已经画了很久了,短则三月长则一年,却到如今都只有一副尚未完成的枝干图,不知为何,顾尘下意识的就把手收了回来。

  她是个大夫,见惯了生死,甚至死在她手里的人也不知几多,可偏偏看着那幅笔墨不均的枝干图,竟让她觉出了几分悲凉之意,那份她早已丢却的悲凉感,顾尘眉头微皱,下意识的又想去摸腰间的酒壶时,听见了内室似乎有响动。

  然后青鸾从帷帐里出来:“我家郡主醒了,少主里面请。”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