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被敌营大佬看上了[穿书]完结+番外大结局

我被敌营大佬看上了[穿书]完结+番外大结局

砂糖糕 着

完本免费 穿书甜宠文

??《我被敌营大佬看上了[穿书]》作者:砂糖糕【完结】??文案:穿书后,管清闲成为了书里最早领盒饭下场的小炮灰。??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决定——??抱紧主角的金大腿,升官发财不是梦!??于是管清闲积极下场跟敌营大佬battle,无时无刻不在告黑状:??“国师你看,乔大统领对八皇子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殿下你看看!乔大统领和国师针锋相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20

在线阅读

  《我被敌营大佬看上了[穿书]》作者:砂糖糕【完结】

  文案:穿书后,管清闲成为了书里最早领盒饭下场的小炮灰。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决定——

  抱紧主角的金大腿,升官发财不是梦!

  于是管清闲积极下场跟敌营大佬battle,无时无刻不在告黑状:

  “国师你看,乔大统领对八皇子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殿下你看看!乔大统领和国师针锋相对,他还想动手!”

  正同好友相谈甚欢的乔大统领扯了扯嘴角:

  “有病?”

  管清闲炸毛:“又不用你治!”

  当夜,统领禁军十万的乔榭乔大统领溜进管清闲的房间,脱去外衣,淡定道:

  “来,治病。”

  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欢脱废物受VS热情奔放特别大胆特别野的毒舌攻

  【阅读指南】

  1、1V1,HE

  2、文风欢脱,情节略沙雕,不喜的小天使勿入~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管清闲;乔榭 ┃ 配角:景曦;楚风鸣 ┃ 其它:

  第1章 意外

  阳光明媚洒满河畔,清风徐徐,拨动桥边杨柳。

  正是清晨好时候,清河街的百姓早早便出了门直奔桥头,做生意的小贩支起摊子,朝着路人大声吆喝,出门买米买菜的大婶子小媳妇挎着篮子挑拣,时不时聚在一处闲聊,端的是一派闲散自在的好风光。

  整条街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直到一个穿着青衫的身影慢慢靠近桥边。

  彼时,桥对头住的李大娘正用新得来的消息跟老姐妹们互通有无,说到激动之处,口沫横飞:

  “哎呀!老管家的小混蛋你们知道吧?上天入地都找不到这样浑的小子!”

  “老管家在清河街住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不知道!好端端的提他干嘛?”

  “哟,你还不知道吧?那混小子前儿个掉河里头去了,生了好一场大病呢。”

  “啊?没出什么事儿吧?”

  大安朝民风淳朴,彼此又都是一片地儿的邻居街坊,说话这人顿时担忧起来,却见李大娘摆摆手,哂笑道:

  “老管他儿子整天招猫逗狗的不老实,哪出过什么事儿。就是我今儿早打他家门前路过,听说……”

  见几人聚精会神地围了过来,李大娘故意顿了顿,随后才在大家的催促下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地说:

  “他家儿子,这儿给摔坏了!”

  李大娘说着,一手指着自己的额头。

  然而她这绘声绘色并没能引起众人的惊呼,反而一个个绷直了身子,眼神飘忽。

  李大娘还以为几人不信,于是更为用力地拍拍脑门,大声道:

  “我听得清清楚楚,可不会有假!听说管清闲昨天发了一天的高烧,请了郎中灌下去好几副汤药都没醒过来,他爹娘都准备上山请真人了,那小子今天早上又醒了,却满院子乱跑,非说自己在做梦,可不是脑子坏了么……”

  “婶子,你可别说胡话了!”一个小媳妇看了眼李大娘身后慢慢走来的满脸病弱的青年,忙伸手拉了她一把。

  然而李大娘在市井八卦多年,嗓门实在响亮,她的话隔老远便被青年听见。

  穿着青衫身形修长的青年在李大娘身旁站定,慢吞吞招呼一声:

  “李大娘。”

  “哎——”李大娘答应的声音掐断在喉咙里,她看着青年清秀斯文的面孔,尴尬地扯出笑容,不成想后者忽然皱紧眉头神色痛苦,随后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地走了。

  本来都打算悄悄溜走的几个小媳妇见状,全都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一阵,不知是哪位细声细气地问:

  “管叔家的儿子今天怎么不犯浑了?”

  “就是,我还以为他又要扯着人大声嚷嚷呢。”

  李大娘也抻头瞧着管清闲的背影喃喃:

  “这还是老管家的儿子吗?我怎么瞧着这性子,倒像变了个人……”

  众人口中像变了个人的管清闲这时已摇摇晃晃走到桥头,他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嘈杂声响,不由转头用质疑的目光打量着身旁的一切。

  波光粼粼的湖面,古旧的石桥,桥头摆摊的小贩和过路行人……

  眼前的景象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突然一幕幕记忆在脑中纷沓而至,同此刻面前的场景重叠在一起,管清闲顿时头痛欲裂,他猛地后退一步,一不小心撞在首饰摊子上。

  “当啷!”

  清脆的金属触地声让他从脑中纷杂的记忆中解脱,管清闲长舒一口气,回身低头一看,只见一支精巧的银簪落在地上。

  “这簪子……”

  管清闲蹲下,刚刚伸手,突然一道黑影迅疾冲来,抢先夺过地上的银簪,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回摊位,双手抬住摊位两边猛力一举,整个首饰摊瞬间平移后退三米不止。

  周围的买卖吆喝声低了下来。

  管清闲看看那身材瘦小的小贩,小贩眼含戒备地盯着管清闲。

  半晌,管清闲起身缓缓拍了拍下摆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沿着来时的路慢慢往回走,身后传来首饰摊老板的嘟囔声:

  “好险,我还以为这次又要被他得手……”

  和煦的微风中,管清闲的神色呆滞了一瞬。

  在这热闹的集市中走过一圈,他才确信:

  自己果真是穿进书里来了。

  没错,现在的“管清闲”体内并非众人口中“老管家的混蛋儿子”,他原名也叫管清闲,却生长在二十一世纪的飘飘红旗下,根正苗红地活了二十多年。

  昨天夜里,管清闲刚加完班,由于午夜后电梯停运,他只好摸黑走了楼梯间。

  想到最近还完了助学贷款,管清闲心情愉快地摸出手机,想要追一部自己最近看的小说。

  屏幕在黑暗中猛然亮起的那一刻,管清闲恍惚觉得自己看见了太阳。

  刺眼的光线使他不由自主闭上双眼,同时脚下一滑,身体瞬间倾斜——

  其实,就这么倒下也没什么吧,反正楼梯只有十几阶。

  这样想着,管清闲鬼使神差般没有任何动作,双脚离地的同时,耳边突兀地响起电子书冷冰冰的声音,也许是他不小心误触了朗读键:

  “八皇子冷冰冰地瞥了一眼刑场,清脆的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

  ‘斩!’

  刀斧手闻言抽下管清闲的亡命牌,挥舞大刀。

  锋利的刀刃逼近管清闲的脖颈,他两股战战抖如筛糠,却还没感受到死亡的逼近便尸首异处,喷涌的鲜血刹那间染红刑场的高台……”

  啊,这个炮灰死得真早。

  对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小炮灰非但没有一丝同情,反而觉得作者大大写得不够惨烈的管清闲如是想着,重重摔倒在台阶下方,没了动静。

  冰冷的声音毫无感情地念完一整章,随后消声。

  又过了三分钟,屏幕倏地暗了,整个楼梯间重归黑暗。

  倒在地上的管清闲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等到管清闲再一次睁开眼,他已经变成了清河街一霸——老管家的儿子管清闲。

  慢悠悠地摇晃着,管清闲隔了老远就看见林氏正在家门口着急地张望,他停下脚步,恰巧林氏看来,后者脸上登时一喜。

  “清闲啊,你还病着,怎么就跑出去了!别再让风吹着你……”

  林氏唠叨着一路小跑过来,推着管清闲往家走。

  经过一个上午的磨合,再加上体内还存有原主二十多年来的记忆,管清闲对这个白得的母亲已经习惯了大半,知道她容易担心唠叨的性子,于是乖乖应道:

  “知道了,娘。”

  其实此刻的管清闲和任性的原身态度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但林氏丝毫没有生疑,她原本就一向看自家儿子这好那也好,现下只觉得生了一场大病,儿子更懂事了。

  林氏推着人回了家,便把他安置在堂屋里,张罗着要给儿子热饭吃。

  一早上已经吃了无数个馒头包子的管清闲摇头:

  “娘,我不想吃……”

  话音未落,林氏的手异常迅疾地一撕一探,大半个包子被她精准地塞进管清闲的嘴里。

  林氏眼中散发着母爱的光辉:“儿啊,再吃点儿。”

  由于从小在孤儿院生活故而十分缺少应对亲娘的经验,管清闲呆坐半晌,只能艰难地咽下包子,在林氏出手前默默端起一碗稀饭举到嘴边,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分析着现下的状况。

  回去……应该是不行了。

  管清闲觉得,他八成是加班时间太长过劳死了,不然他一精壮青年不可能摔下台阶连爬都爬不起来。可要是在这里生活,就完全不能走原身的老路。

  原身爹是御膳房的大总管,手下无数厨子的那种。听起来威风,但其实没有多少实权,在宫里的地位还不如太监总管。

  即便如此,在宫墙外原身家也算是小富人家。不说买奴仆置产业,起码一家人衣食无忧。奈何原身不争气,从小又懒又馋,就是个混不吝的纨绔少爷,但作为管家三代单传的独苗,管爹一心想把儿子培养成御膳房的接班人,于是把原身弄进宫里,没想到厨艺半吊子的原身因为创作了一个新菜式得了贵妃青眼,从此和书中正儿八经的男主,皇帝最小的儿子——八皇子景曦搭上了线。

  韬光养晦的小皇子看透了原身的纨绔本质,把他留在身边本意是掩人耳目。

  然而经受不住诱惑的原主半路被皇后生下的三皇子策反,不断给小皇子添堵,恰逢皇后派人在贵妃的膳食中下毒致其昏迷,小皇子暴怒之下决定给大家点颜色瞧瞧,于是说动皇帝将御膳房大总管革职下狱,斩首示众。

  而那个时候,御膳房新一任大总管正是管清闲。

  想起跌下楼梯前电子书朗读的内容,管清闲默默打了个寒颤,暗暗在心中评判:

  血腥,太血腥了!

  由此可见,进宫等于死路一条。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还是放弃进宫这种愚蠢的举动,远离所有人,远离政治中心,安安分分创业,多好!

  打定主意,管清闲放下空碗,抬眼就见一个泛着油光的肉包子正飞速靠近,他连忙摆手躲避并问道:

  “娘,爹他还没从宫里回来?”

  “没呢,你爹今天当值,得黄昏了才到家。”

  林氏见儿子真的饱了,只好放下包子,一脸惋惜地收拾碗筷。

  管清闲要帮忙,被她赶回房间床上休息。无法,管清闲只好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再醒来时,只见屋内昏暗。

  管清闲扶着昏昏沉沉的脑子坐起来,瞥见桌边坐着的胖乎乎的人影时先是吓了一跳,待对方回头叫了一声“清闲”,他才反应过来,这人正是原身的爹,管大海。

  管大海见儿子虚弱,但已没了早上那疯叫疯跑的邪乎劲儿,于是放下心来,这才将今天一番活动的结果告知管清闲:

  “儿啊,爹四处打点好了,等后天你养好病,就跟我去宫里当值。”

  管清闲心中倏然一惊。

  后天,这么快?!

  不行,他一定得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管清闲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忽听“咣当”一声,他爹将一柄闪着寒光的剔骨尖刀扔在小桌上,沉甸甸的重量震得灯芯摇晃,灯影重重中,管大海黑沉的脸更显阴翳。

  管大海冷冷地说:“敢说一个不字,你老子今天就剁了你!”

  管清闲后背一凉,对上管大海的目光,疯狂点头如小鸡啄米。

  管大海冷哼一声,揣起尖刀,转身走了出去。

  “咣当!”

  带上房门,管大海穿过堂屋回到卧房,焦急等待的林氏立即迎了上来:

  “他爹,事儿成了?”

  管大海点点头,抽出怀里寒光凛冽的尖刀,阴沉的脸色一点一点回暖,他道:“成了。”

  林氏看见刀,顿时急眼,一巴掌拍在管大海胸口上,气道:

  “你怎么能吓唬儿子?”

  “清闲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吓唬吓唬他,他能好好当差吗?”

  “他爹!”林氏泪如雨下。

  管大海眼中涌动着父爱的泪花,一字一顿道:

  “一切,为了孩子!”

  夫妻俩对视一眼,抱头痛哭。

  作者有话要说:

  先解释一下,据说清代时候宫里就已经在宫外招收厨子填补御膳房的空缺,不必阉、割,本文架空,所以设定没有那么严格。

  那么——

  正题来了!

  打滚求小天使们收藏~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