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完结+番外大结局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完结+番外大结局

骈屿 着

完本免费 穿书爽文女配文甜宠文

??[穿越重生]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作者:骈屿【完结】??文案:??江茗是古早狗血文《将府千金》中的悲催女配,被抱错的将府真千金。奈何女主角是那位假千金江宛。??被亲生父母认回的江茗备受委屈,成了女主的垫脚石,下场凄惨。??江茗穿来了。??江茗:行吧,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江宛:?????为求平安,江茗应了门亲事””昭南王世

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23

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 《将府千金不佛系(穿书)》作者:骈屿【完结】

  文案:

  江茗是古早狗血文《将府千金》中的悲催女配,被抱错的将府真千金。奈何女主角是那位假千金江宛。

  被亲生父母认回的江茗备受委屈,成了女主的垫脚石,下场凄惨。

  江茗穿来了。

  江茗:行吧,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江宛:???

  为求平安,江茗应了门亲事——昭南王世子,殷楚。书里说他泼皮无赖混不吝,动不动就犯疯病,重点是一年后就会死。

  江茗不在意,她要的就是他早点死,自己好“天高任鸟飞”。

  谁知道……

  后来全京城都知道了,江家有女,天姿国色,富可敌国,横扫天下。

  架空,请勿考据。

  去留随意,不喜欢请右上点叉,请勿口出恶言,谢谢。

  内容标签: 女配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茗,殷楚 ┃ 配角:江宛,乔靳,飞浮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被抱错的真千金是个悲催女配,被亲生父母认回后备受委屈,成了女主的垫脚石,下场凄惨。江茗穿到书中,成了这位女配。她为求平安,嫁给昭南王世子殷楚。书里说他泼皮无赖混不吝,动不动就犯疯病,重点是一年后就会死。江茗不在意,她要的就是他早点死,自己好“天高任鸟飞”,谁知世事无常。

  故事背景宏大,奇思妙想,人设丰满,剧情一环扣一环。男女主之间的感情水到渠成,自然而为。在动荡之中谱就一首救赎和成长的恋歌。

  第1章

  下了半夜的暴雨,终于在隆隆的雷鸣声中偃旗息鼓。云朵依旧饱含雨水,但此刻也想喘一口气,便化作淋漓细雨,绵柔的从空中飘落。

  道路泥泞,两驾马车匆匆驶过,车轮上卷着泥,噼里啪啦的打在车辕下方。

  连日赶路跋涉,驾车的人也露出疲态,此刻看见前方亭台,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对着车厢里说了一句:“将军,夫人,临安府就快到了。”

  棉厚的车厢帘子被掀开,一名棕肤中年男子快速打量了一眼。他身姿魁梧,面上的胡茬冒了青,右侧脸颊上有道伤疤,由眼角下方贯到脖颈,探进华贵黛色衣领当中,再不得去向。

  车厢颇大,铺陈舒适,他身边坐着个贵妇,保养得极好,眉目之间还有着少女的神情,一对望山眉如画含情,此刻微微弯着,有些局促不安的看向中年男子。

  “衡郎”,贵妇开口,声音不自觉地有些颤抖,“是快到了吗?”

  “快了。”被唤作衡郎的中年男子正是当今胤朝的镇国大将军,江衡,朝中举足轻重的武官,身份矜贵。在他身边的,便是他的元配,卫氏。

  卫氏微低下头,喏喏道:“万一……万一她不认我们怎么办?这也十五年了,我这个当娘的,却才知道她。”

  胤朝向来重文轻武,江家乃武将世家,江衡自小便在沙场摸爬滚打,十五岁时救驾立功,便是那道在脸上留下的亘久伤疤。之后军功连连,硬是在朝堂上压了几大文官的威风。他听了此话,眼神也禁不住有些闪烁。但夫人在前,本就难安,他便只好安抚道:“不会。父母之命,她不得不认。”

  卫氏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们原本就弄错了她,她被他人养育十三年,这份恩情岂是说割舍便能割舍的?”

  江衡叹了口气:“若是她不愿同我们归家,你就能放下这颗心?”

  卫氏红着眼圈,思忖了半晌,摇了摇头:“我每每想到我们的女儿,原本该是千娇百宠长大,却因我一时疏忽流落在外,止不住干了多少苦活,看了多少眼色,我这颗心,就止不住的痛。”

  她抬起头,神情泫然欲泣:“衡郎,到了那里,你好好劝劝她,让她同我们归家去。她那养父母,我们多给些钱便罢了。什么都换不来我的乖女儿。”

  卫氏自小便是世家嫡女,正如她所说,千娇百宠长大。嫁于江衡之后,除了华京大乱的那一年,吃了些苦,便是一直和江衡亲密无间,蜜里调油,日子过得舒坦极了。

  也就是当年北胡作乱,骑兵骁勇,一路撞豆腐似的闯进关内,眼看着就要打到天子脚下,华京大乱,贵族王公纷纷外逃。

  途中卫氏早产,江衡不在身边,府中侍卫护着她在一处寺庙生产。那寺庙当天恰巧也有一位避难女子生产。卫氏早产,没什么准备,那家却带了接生婆,便将两人置于一屋生产,又用一块大红布子裁成两半,当做襁褓,包了两个新生女童。

  逃亡的流民未过多久,也到了这寺庙,混乱当中两家抱错了初生儿,各奔东西。而那错抱的两个女童,一个成了镇国大将军府的嫡女千金,一个流落在临安府摄下的一个小地方,各过了原本不应属于她们的十五年。

  直到两个月前,有人给将军府投了消息,说是当年抱错,并将卫氏当年放在襁褓中的玉佩一并送了过来,以为佐证。

  卫氏原以为那玉佩是慌乱中掉了,谁曾想竟有这么一出。之后满心满意都是自己错抱的女儿,便央着江衡快快动身前往临安府。她想着自己女儿如今应长成什么模样,什么秉性;一边又怕女儿不认自己,心里忐忑难安。

  可江衡久在朝中,深知人皆贪权恋势,根本就未曾想过这亲生女儿会不乐意当镇国大将军府的嫡女千金。更何况,明知抱错,当年为何不说?非得在这女孩儿快及笄的时候,才差人送信来?只怕对方是贪慕虚荣之辈。

  这么想着,他便说道:“我乃御封的镇国大将军,何处比不得她那养父母?怕是身份一明,她便跟着走了。”

  卫氏听他话语之中有些促狭之意,却想江衡面对亲生女儿,也是紧张的,便说道:“这样也不好,养育之恩岂能说放就放?”

  “若她真是如此贪恋富贵之人,便不是我江衡的女儿。”江衡面露不悦。

  卫氏叹了口气,安抚似的拍了拍江衡的手:“不能,我们的女儿,必然不会这样。”

  说完,两人皆若有所思。

  江衡掀了帘子向外看去,原已经入秋,江南却依旧望眼得绿,山峦也不似北方那般嶙峋干戈,在烟雨朦胧当中,显得清秀隽雅,如同一张张水墨画铺于天地之间。

  …………

  江茗此刻正站在院子里晨练,虽然已经快正午了,她却才刚刚起床。稀里糊涂的自己梳了下头发,也懒得做发髻,就随手扎了个马尾。她算着日子也差不多了,书中所说,江府夫妇就是在老头子死了之后的一个月来的。

  江茗尚不知江衡夫妇在路上有这么一场对话,不然她一定会冷笑两声。这都什么东西啊?自己把孩子给抱错了,如今得了信儿,一边担心忧怀,一边还对素未谋面的女儿有着种种要求,好像谁非得往你们家里挤似的。

  要不是自己试了那么多遍,发现根本躲不开原书中会进京的这桥段,她才不想往那火坑里跳呢。

  晨练完毕,她又吃了顿粥,试图回忆一下自己当年在书里看到的内容,毕竟她穿到这本书里已经五年了,该忘得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只挑了点重点记下。

  晨练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中学时期的广播体操。不得不说,广播体操确有奇效,硬是把一个娇娇弱弱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小姐,练的争家产骂人一套下来不带喘的。

  没错,江茗是穿越来的。那天她正在看一本叫《将府千金》的古早狗血,正为里面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角江茗打抱不平。她觉得这女配简直就是惨,原本应该在侯府千娇百宠的长大,结果却因在战乱当中被人抱错。

  抱错也就罢了,那家人原本就是富庶人家,不然也不会随身带着接生婆。可恰恰因为排场太大,被些心术不正的土匪给盯上了。

  就这么着,那抱错的一家人还没来得及换回自己的女儿,就一命呜呼了。

  也是江茗命不该绝,谁知道那群土匪里有个年长的,原是抱着救国救难的心,背井离乡,岂知世事无常,竟入了土匪窝,一时抽拖不开,便只能混在里面。他看见奶娃娃没舍得下手,把她抱了回去。为了护下抱着她的奶娘,还假意看中了她,劫了回去。谁知一来二去,奶娘竟真当了他的婆娘。

  后又过了三年,万事安定,这伙土匪也散了。那土匪就带着自己的婆娘和江茗,回了老家临安府。又用这些年攒的些银两,开了个小绸子店,一跃成了正经的小康人家。

  土匪因年纪不小,也未再生出一儿半女,对江茗极为宠爱。若日子这么过下去,也就罢了。可谁知奶娘早亡,土匪也没撑几年,临了想着留下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姑娘,着实不放心,便差人带着书笺信物去华京。又再三嘱托江茗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这才咽了气。

  事实证明,土匪的担忧是正确的。

  土匪在临安府还有个堂兄,那家原本就觊觎土匪这些年赚的银子,三天两头就得来占些便宜。如今土匪去了,他们又惦记上了那点原就不属于自己的钱财,想尽办法霸占。

  小姑娘自小养在深闺当中,清清白白的,面对这样的情况束手无策,又举目无亲,无人帮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一来二去就被弄到一个破落院子里住。

  这还没完,没良心的叔婶还得榨取她最后一点价值,欲将她嫁给当地一个老乡绅当续弦。要知道那乡绅今年五十多岁了,孙子都快能下地打酱油了。

  就在这个时候,江衡夫妇来了。江茗将江衡夫妇视若救星,立刻就跟着走了,过往的事情一概不提。不是她不念养育之恩,而是叔婶强霸,那段时日她横遭多少口水辱骂,便不想再回忆起来,凭添苦痛罢了。

  可在江衡眼里,这就是江茗贪慕权贵的象征,他铮铮铁骨汉子,从来都是立直了的,要不是看在夫人哭红的双眼上,哪里认得下这个女儿?

  那当年抱错了的女婴呢?

  她如今便在镇国大将军府中,名唤江宛,同江茗的亲弟弟江劭一起,坐立不安的等着江茗的到来。原本江衡就喜欢这个温柔解意的女儿,不舍得她回去,如今一听那家人早没了,那便更不用了。

  只是这府里嫡女的身份,只能有一个。大将军府的光芒、上好的姻缘只能给一个女儿。

  一个是养了十五年的江宛,一个是自己亲生女儿。江衡一衡量,觉得自己毕竟亏欠江茗,江宛虽然可怜,但也受了十五年的宠爱,于是就广布酒宴,宣布江茗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而将江宛认为义女。

  他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毕竟自己身为一家之主,这番还有了两个女儿。十五年的养育,江宛不应对他有所指摘,自己留她在身边,早晚也会为她寻一个好人家。

  可江宛却不这么认为,她在大将军府多年,一直是嫡女千金,突然在及笄要谈婚论嫁的时候,来了个真嫡女,而自己连庶女都不算,只是个义女。一腔对父母的爱意变成了对江茗的敌意,她处处为难从江茗,踩着江茗铺衬自己,让江茗成了京城中的笑柄。

  江宛甚至托书信给江茗那对没良心的叔婶,还有那当年已经定了婚契的老乡绅,告诉他们如今江茗的身份,并再三鼓动他们来京城认亲。

  那叔婶贪心,一听镇国大将军的名号,立刻飞奔了似的跑来。老乡绅早年只考了个举人,想借着江茗攀上恒通官道,便也跟着来了。

  几个人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仗着自己和镇国大将军府攀上了关系,在京中多有口舌,把江衡弄得烦不胜烦。叔婶觉得既然来都来了,不多贪点好处怎么合适?又在江宛的撺掇许诺下,在京城散播江茗的丑事,虽然尽是他们编造的,但却给江茗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江衡也气,尤其是一次吃酒,酒楼下面听人议论,如今镇国大将军府带回来的真千金,当年如何不检点的种种。气的火冒三丈,回家就给江茗一顿鞭子家法。他是武将出身,力气大,又在气头上,抽的江茗近一个月下不来床,就这么落下了病根。

  江茗原就怯懦,如此一来二去,恨不得低到尘埃里,便处事愈发小心。

  而卫氏那边,看着江茗江宛,还是觉得江宛更得心意。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又自小在王府当中,种种行事都极熨帖自己的心,便越发看谨小慎微的江茗不顺眼,觉得她上不得台面,小家子气。

  江茗那时心仪一名叫做陆湛之的文官,但也只是藏在心里。因她觉得自己种种,配不上世家出身、又是少年状元郎的陆湛之。她这时还觉得江宛是个好妹妹,便把喜欢陆湛之一事告诉了江宛,只当闺阁中姐妹的闲话。可谁知江宛一转身,就把这事儿给捅了出去,江茗再次成了众人的笑柄。

  最后,也不知道江衡怎么想的,竟把江茗又押了回去,同那乡绅结了亲。送上一堆嫁妆,从此对这个女儿再也不闻不问。江茗被那乡绅折腾,原本身子就弱,几乎要坚持不住,便写信给江衡夫妇求助。江宛那时正议亲,便将这封信私自扣了下来。

  江茗没了最后的依仗,未出多久就撒手人寰。乡绅怕人知道了,就给她的尸体草草裹了一张席子,连个后事都没办,扔到了乱葬岗去。

  而江宛,却再次打着侯府嫡女千金的身份,嫁了太子爷,成了这一国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江茗当时看书,看到这里差点没吐出来。她愤愤的留下评论:什么伪白莲女主,竟不干人事儿;什么狗屁叔婶,明明就是跗骨之蛆的吸血鬼;什么亲生爹娘,半点养育未有,却以自己的角度对亲生女儿做诸多要求,最后收拾不了了,甩手就扔出去了,当人是垃圾不成?

  既然这样,之前为何要给江茗希望?她对自己亲生父母的到来,宛如看到救星一般。只可惜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少。飞的越高,跌的就越重。要是换了自己,肯定不会像这个江茗一样。原本能过好的日子,被自己的愚蠢和怯懦搞的一塌糊涂。

  谁知自己骂骂就算了,江茗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装傻了几天才知道,自己穿了,穿成了那个可怜巴巴的江茗,还是江茗十岁那年,离故事开篇,还有五年呢。

  而最让江茗头疼的,莫过于,她才只看了这本书的一半,后面还没来得及看呢!

  既来之则安之,江茗认真思考了三天,下定决心,过好自己的日子。于是,她便在这个十岁孩子的身体里,仗着土匪的宠爱,开展了自己的宏图大业。

  作者有话要说:  认真码字,请大家多多支持。

  求个评论让我眼熟一下你们~~mua

  本文架空,纯架空,请勿考据,谢谢各位。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